叫我知白儿吧

永不会沉的月亮

*背景人物瞎说

*名字上的:方俊生×程月亮


方俊生后来老想起他师父手里的烟。

那时候他娘死在大街上没人管,他师父碰上他,给了条出路——学戏。

于是他跪下行了拜师礼,他师父就那么站在街上,手里夹着根烟。


他跟他娘学过几年粤剧,唱的是花旦,算是合格。

他师父抖落抖落烟灰,让他跟着唱小生。

倒没什么大不了,能活着混口饭吃的事,他方俊生都做得。


他学戏那几年也不算苦,他师父是班主,上面有个师兄,怎么说他都是好过。

后来他师父死了,收拾东西时候掉出来一包烟,他往兜...

又相逢

又相逢


魏有钱×白Rap


魏有钱在台下看。

一个小歌手的“暂休”告别会,粉丝的眼泪和尖叫都不值钱,流淌出来的绝望要致人崩溃。

台上的哥哥套着红色的针织衫,吐出来的词句都不清晰,戴着金丝眼镜几乎是捧着麦克风。

表情看不真切,周围的气氛让人头晕。

魏有钱想退场,却迷迷糊糊瞥见那哥哥露出个笑来。

那堆小姑娘哭得值,他想。


白Rap上台之前准备了一下——他把钢琴一点点挪下去了,剩了琴凳不伦不类地立着。

后来他又把麦克风架子踢倒了。

最后还是拿了副眼镜,他一边儿骂自己一边儿戴上...

【绿紫】复杂浪漫

情人节的晚上往往是浪漫的。

就像现在,天边粉色的如同棉花糖的云朵衬着蓝色的底,仿佛看一眼就甜蜜满分,单身人士也立马获得真爱。而这样的话路边老婆婆的玫瑰摊子又将多一笔记账。

绿翡翠显然融不进去如此节日气氛,但他还是有笑脸——手上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是早上白金盛装打扮送给画师的。

走到中央广场是无意而为,幸亏他也没什么目的地,干脆停下来看鸽子,自然也没什么专注心,周围的人也顺带被他看了一圈,认识的有,也好像没有。

紫石英出现的时候他不能再当没有,但他也无心打扰紫石英,只提起几分兴味地看看而已。

——于是看着紫石英蹲下来喂了十几分钟鸽子。

他实在撑不下去,困倦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用手背微微挡...

讨价还价

做完那一道儿我就不干了回家结婚。

魏大勋惯是这么跟后辈说,硬生生给自己塑造了个不爱杀戮现象找到真爱后开酒馆儿隐居的男主人设,能多谈一会儿的时候,还能即兴发挥,什么真爱曾是任务目标胸大腿长多金对他一见钟情从此开始倾世之恋啥的信手拈来,细节描绘活灵活现,绝不庸俗。

但是听的人还是会晃晃自己的酒杯子,醉醺醺地开口:“前辈,这吹得有点儿大了哈。”

于是他也晃晃酒杯子,一枪子儿也不知怎的就过去了。

他的任务目标,反应越慢活得越久。

所以说,傻人有傻福嘛。


白敬亭到的时候,他在酒馆里嗦馄饨汤,这里不得不说,那小伙计...

鸡蛋炒胸柿

#打开了ooc滴大门就出不来了hiahiahia


三门儿来了个小白脸儿,这是今天北道门儿娱乐版块三十几。

门儿里是非多,爱恨情仇摊开来看五花八门,劲爆得像门口儿秃头头上有大草原的比比皆是,所以这事儿不新鲜,只占个三十几,知道的人也就消息灵通些,当个谈资,不知道的话也无关紧要,反正谋生计才是长久之道。


唐一修叼着根胡萝卜块跟食堂大妈聊得热切,大妈也是这么多年没见过这样白白净净乖乖巧巧的孩子,聊起来没完没了,把无处安放的母爱一股脑往唐sir身上套,有人打饭不耐烦了,她看也不看一勺子往脑门子上舀,菜早就凉了...

凉风有信

*是古风,魏将军和狄仁白。

*等考完试我就搞穷开心,大老师赐予我灵感。


竹林间有个小茶铺,南北往来不接行脚商,只有英雄豪杰和战乱逃兵。往后退是京城的织锦迷眼,往前走,可就只有沙场白骨。


茶娘子是个温温柔柔的南方姑娘,做事儿大方细致,历往路过的军爷都卖她几分面子,自也没谁不长眼找她麻烦。她一个女人家,带着个十岁小孩子,就在这兵荒马乱之地营生。


身穿红衣戎甲的小将军坐在一张长凳上,那凳子久了有些变...

Fell? Feel!

*忽然摸鱼沙雕,神清气爽

*我把这篇叫做:冷艳上校的逃婚霸道妻

*请注意,内含原创人物


易拉罐在地上滚了一周,从外面滚进帐篷里,响在大漠上绿色的军帐显得格外突兀,里面的几个青年屏着气,穿着厚重的作战服,没一个吭声。

两串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是男人故意上扬的音色,“呦,这训练营还是一如既往的寂寞啊,一堆大男人有什么好搞的。”

气氛不太对,青年们似乎彼此能听到彼此的腹诽。


倒是熊梓淇见没人接他的话茬,连上来挑衅的都没有,满意地笑了笑。

魏大勋觉得他忘了给指甲染色,然后再吹吹,后宫娘娘作风get,撸起袖子分分钟就能宠冠六宫。

为了引起被熊梓淇抢走的注意力,他吹了声口哨,...

阶级相同怎么谈恋爱

小明星是个小明星,但这并不阻止他拥有大大的梦想,就像他哥小小的眼睛总有大大的渴望一样,小明星也想出人头地,演个十四亿票房的大制作,从此炙手可热,不对,到时候拿起来都烫手呢!

可是这得先有导演瞅着他啊,小明星把脸往军大衣里裹着,因刚才热水里的枸杞而感到踏实,又苦闷地想他该怎么走上人生巅峰。旁边剧组人员无暇管他,毕竟只是个男七八号,长相也不是这圈子里最顶尖儿的,虽这圈子总不缺一夜成名的传奇,但是哪,大家都明白,这一时半会儿的,以小明星的资本是做不到的,起码也得等他把那点儿纯粹心磨干净。大家也都这么想。

年过四十的中年啤酒肚导演点了根儿白塔,就光叹了一句:“没什么大的后台,想把这东西留住,难侬—...

齿轮

绕过了几条喧闹炎热的街,司机一个漂移将尾气留在蝉鸣的荫蔽旁。

帅得模糊。

魏大勋默默从司机落在车座上的钱包里抽出三张红钞。

人小伙子也不是很在乎,想来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贼酷地一耸肩,帮他把行李箱往地上一扔,又喷他一脸汽车尾气。

得,遇上个刺头儿。

魏大勋选择在心里给他比中指。


推开他新家的门,他把东西早运了过来,也就剩些零碎的整理整理,他也不怎么会做活儿,平时阿姨五六分钟搞定的东西愣是忙进忙出了好几趟,在他第四次拿围裙准备擦自己的脸的时候,听见个叫他的声儿,“魏大勋,你不烦啊?”

他放下拿起的围裙角,习惯性露出个挺甜蜜的微...

魏保安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时候,死活不愿意剪个头发,甄馆长也拿他没办法,只能没事啰嗦几句。

直到有一天,他买飘柔的时候遇着了走投无路啥都试过最后搞美容美发的白保险。

白保险倚在门上,笑容明媚堪比天上火红的大太阳,“嚯小哥儿,头发这么长不进来剪剪?”

魏保安点头抬腿就进,“是,我也想剪特久了。”

这日子咋过

2018年5月2日是胡一天的受难日,其历史意义大概可与三分钟农药被秒媲美,谁也不能解释到底是他熊哥的粉色小围裙震住了他还是他勋哥魂穿魏管家感动了他。


开局很简单,一只兴高采烈在下班路上撒欢儿蹦的长颈鹿胡走上了37路的复合式公寓,打开门以为能迎接他勋哥的日常大笑和白哥扔过来的薯片,但是事实使他悲戚,家中静得像是他们四个全被催婚了似的。很快他惊奇地在门口发现了他晚下班熊哥的新鞋,他一看就知道是小白挑的,典型的白式烧钱鞋,也不知道谁掏的钱,要是熊梓淇他可又得跟着一块吃泡面了。

就在他低头沉思现在退鞋还来得及吗的时候,忽然从厨房传出他大勋哥叫他的灵异声音——出奇的沉稳,还莫名禁欲。

胡一...

给是梦吧

@雪碧Jessica 

雪碧刚发上的时候,我看这个题材心里就清楚,he赢面儿不大,可是吧,雪碧的文字就是有轻快到让我放松的buff,就是那种蜻蜓点水的感觉,又有特别多的巧劲儿让你开心起来,唔,大概是那种说书人的feel,我当时还特别不正经地来了句迷妹式评论,作为最后一条评论还被回复了感觉挺荣耀。

然后就等啊等,雪碧早上在群里说要更这个就特别开心,边写作业边吃再继续等。


然后就有了中篇,我细细看了好几遍,文里胡老师在我感觉啊,就是温润地要命,做什么轻声细语的,踱着他不紧不慢的调子,似是什么神人的,心里的想法也没个人说,但是通过收音机有了熊老师啦,他可以把自己没法表达出的常人

国内男团那点儿事儿

二十四小时是国内一个飘摇在三十八线的泥石流男团。

(图为成员与同公司三位前辈的合影)

当然,作为一个偶像男团,构成也非常简单,首先是他们的主唱:熊老师和魏老师,两位皆来自我大中国的大东北,但说普通话相当标准,绝对不可能出现唱着唱着突然冒出一句唉呀妈呀的情况,这点各位三十岁的仙女可以放心,pick他俩并不会对您不满六岁的孩子学习汉语拼音带来困扰。

{图为两位合影,怎么样,是不是男神,我就问你想不想pick!请联系经纪人,我们小哥哥尽情满足你!(bushi)

再然后就是我们的领舞胡玉婷小姐姐——不对,胡一天小哥哥,胡老师,虽然体重一百六,但是他最近疯狂了解游泳健身,现在大概四舍五入...

*分手大师和蝉女了解一下

*人到期中就是浪

 

 

 

 

鸡尾酒,可爱的姑娘,调酒师见怪不怪,一口气报了七个老款问他今天喝什么。

于是当对面的女孩问魏大勋初恋的时候,他心里无可避免地有点儿烦。

 

但儒雅的绅士是不会拒绝任何一个美丽小姐的求知欲的,因为这位小姐还是能转成银行账户上五个零的瑰丽宝物。

 

谁会和钱过不去呢,他想到。一边把手边的Whisky酒杯拿起来,也只是把玩,也不说什么,也无意间让那位小姐摆好了聆听者的姿态,像个天真温柔的知心女幼师——不过她俩之间可差了一个搂在怀里的芭比娃娃。

等到气氛营造的...

我俩

“当时就是听隔壁班转了个学生,谁知道后来那么多事儿。”


那学生叫白敬亭,当时坐我后面儿的小姑娘双手托下巴给我讲小学古诗词,作出一副遇上人生第一恋的怀春少女样儿,要不是她昨天还嚷嚷要娶第三排靠窗的班长大人,我还真要信了她的鬼话。

我当时还寻思着这格调啥玩意儿啊,搞得跟偶像剧似的。


不可置否的是小白同志在不到一周的时间红遍校园里的每一角,其中原因不止是他那让食堂大妈都多盛两块肉的颜值,还有他那口流利的京城话。

不说别的,我们学校女生也图个新鲜——一天到晚听东北精华我都为她们默哀。

话说上次抓住...

可不就是爱嘛

*白嫖这么久突然良心发现

*我说我本来能交一张破烂的二十块党费但是路上给卖火柴的小女孩了你们信吗

 

 

 

Part 1

魏大勋是余队出任务时候顺便捡回来的便宜队员。

但是俗话说得好,身世不能决定一切。

野心勃勃的魏队员有一个比撒老师身形还要高大的心愿。

“干掉乐哥,我就是队长了!”

 

 

 

Part 2

白敬亭是乐哥宠着的小祖宗,在全队起着拉高智商的重要作用。

对于旁边傻不啦叽的魏队员大大的心愿,他表示鄙视。

“哼,无稽之谈。”

组织里的人一般治不了小祖宗这突然的中二。

但是只要魏队员在旁边...

关于制服

   
   
MG航空公司最近换了新制服,还是主打蓝色,不过因为春节将至把领带换成了红色,女士的方巾也变成了艳色系。

看着像小学生的装备似的,大机长如是吐槽道。

再丑也得穿啊,所幸MG航空机组人员都颜值倍儿高,我鸥姐脚踩8.5厘米恨天高,虽然胸前的方巾红的能引来五头专业的斗牛,但依旧精致魅力得让人想跪地喊女王大人(此处8.5㎝为何见习亲自测量绝对童臾无欺),虽然她已经有了国王。

何见习对于这红的像魏公主嘴唇一样的领带表示接受无能,不过撒顾问倒是很满意,...

露从今夜白,不扰清月

多愁善感的女孩们哭得一阵又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
茶知白在一旁笑着,透着点儿手足无措。
她没心没肺,一直都这样。

茶知白跟可爱不沾边。
这是全班同学的统一回答。
明明不是一起问的,回答却有足够的默契。
提问的人觉得好玩。
提问的人叫宋冬玥。

宋冬玥和茶知白的第一次见面在地铁上。
天气处在秋凉时分,穿着件外套就能出门了,当时的茶知白在地铁站旁边,不被注意到都不行。
她戴着针线帽,套着一件看起来就很厚实的粉色羊毛大衣,还戴了口罩。
在地铁口来回换脚着地,还随着耳机里的节拍。
宋冬玥看了几眼,是他最喜欢的那首歌。

茶知白当时是真的冷,天生体质不行,干什么都得比别人多穿点儿,她坚持认为自己八百米天天不及格绝对是衣服...

咸鱼养殖场

圈一下这几条咸鱼 @宋冬玥  @白墨  @傻~坤儿  @小天使一样的紫米团子  @人也  @隔壁老王啊呸是老赵的人  @樱羽兮  @坤儿的赵漂亮   @给天子的易峰情书  @樱羽萱儿  @阿兮与风.

在北京丰台这边儿,有个地儿叫那啥会所。

不对,画风错了。

在天子圈里,有个企鹅群叫咸鱼养殖场。

顾名思义,群里全是咸鱼。

嗯,都是有实力有理想的咸鱼。

一开始这个群叫也老师催更大军,那个时候群里只有三个人。

后来也老师来了,群叫白老师的催更大军。(?)

后来群里十一个人的...

【群像】明日动物园

我的良心告诉我必须要更了 @樱羽兮 你的甜番外记得更,我要客串。
还有,我随便写的,质量不高,不要带脑子观看蟹蟹。

01
明日动物园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你见过只有三个饲养员的动物园吗?
你见过唱rap的小北极熊吗?
你见过唱情歌的狼吗?
或者是写得一手好字的熊猫?
好了我知道你都没见过。
来明日动物园长长见识吧。
这里应有尽有。

02
明日动物园分三个馆:美颜馆,独秀馆和魔音馆。
美颜馆的饲养员叫做大幂幂,江湖人称王者峡谷一朵花,日常就是沉迷农药导致美颜馆动物早饭当中饭吃,中饭当晚饭吃,晚饭当夜宵吃,作息相当混乱,使得美颜馆唯一一只熊喵祝子杰小小年纪黑眼圈要布满全脸,每次让白天鹅王竟力给他画一副肖像画的时候王竟...

【天子/签证】(领养孩子设定,不爱看不求您看)

分享一只看f4舞蹈看到肾虚还要更小甜饼的白老师给也老师 @人也

孟求思小朋友是一个特别的小朋友,他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和两个爸爸。
哥哥叫赵休思,嗯,还和他不是一个姓。
至于他们两个的名字,出自诗经那句“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据说这是他们孟爸爸翻了无数本字典词典唐诗宋词百度谷歌取得名字。
当时赵天宇惊讶地挑了挑眉,“怎么是这么一首?无疾而终,没头没尾的。”
孟子坤回头看他,“我当年追你就可以说是这么个心路历程了。”
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孟求思:喵喵喵?

为什么被塞狗粮的是求思小朋友呢?
因为休思小朋友他,有女朋友了。
隔壁签证家的七月小朋友和休思从小就黏在一起,导致马老师无数次想搬...

【天子/微签证】远洋电话

“喂……你还好吗?”

01
赵天宇是一名作家,一位立志于逼疯自己编辑的作家。
据说他的编辑昨天又被甩了。
原因?
据说那女孩含泪说到:“你根本不爱我,连我家在哪儿都不知道,天天往天宇大大家里跑。”

02
周震南是一名编辑,一名已经被自家作家逼疯了的编辑。
你说他昨天又被甩了?
冷漠。
还他娘的不是赵天宇又拖稿!

03
孟子坤是一名读者,一名死等更新等不到的读者。
你问他最爱的大大?
天宇大大,那个粉了之后觉得世界都不友善的死坑货。
哦,冷漠

04
今天的孟子坤依旧等不到大大的更新呢~
在无聊中翻手机通讯录发现一条没有备注的号码。
为什么不备注?
这个号码其实是有一天突然打来的,电话那头是一个带着东北口音的韩国人,声音...

© 叫我知白儿吧 | Powered by LOFTER